博物馆仿真景观设计方案

作者:采集侠 | 时间:2019-10-15 16:41:21


所谓景观设计,就是指在某一区域内创造一个具有形态、形式因素构成的较为独立的,具有一定社会文化内涵及审美价值的景物。它必须具有两个属性:一是自然属性,它必须作为一个有光、形、色、体的可感因素,一定的空间形态,较为独立的并易从区域形态背景中分离出来的客体。二是社会属性,它必须具有一定的社会文化内涵,有观赏功能,改善环境及使用功能,可以通过其内涵,引发人的情感、意趣、联想、移情等心理反映,即所谓景观效应。

  景观设计是一个庞大、复杂的综合学科,融合了社会行为学、人类文化学、艺术、建筑学、当代科技、历史学、心理学、地域学、自然、地理等众多学科的理论,并且相互交叉渗透。景观设计是一个古老而又崭新的学科。广义上讲,从古至今人类所从事的有意识的环境改造都可称之为景观设计。它是一种具有时间和空间双重性质的创造活动。它随着时代发展而发展。每个时代都赋予它不同的内涵,提出更新、更高的要求,它是一个创造和积累的过程。如果我们把景观设计理解为是一个对任何有关于人类使用户外空间及土地的问题、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法以及监理这一解决方法的实施过程。景观设计的宗旨就是为了给人们创造休闲、活动的空间,创造舒适、宜人的环境。

  对于博物馆陈列设计,传统作法讲求陈列物品的真实性,即必须是原物原件。真实性在博物馆陈列艺术中,首先体现在以实物为基础的真实性上①。陈列艺术设计中,使用实物固然重要,因为它是历史与自然发展的真实见证物,客观而真实的反映了人类社会与自然的发展。因而对观众具有强大的说服力。但是作为陈列艺术设计者,只停留在实物这一点上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在实物真实的基础上升华到艺术真实。这样才能使观众在艺术的享受中接受历史的真实与自然的真实②。作为实物,虽然是真实的、客观的,但是有些实物本身,由于其表现的局限,单件实物甚至多件实物也难以全面充分的揭示某一问题。这就需要相应的辅助材料的表达,需要陈列艺术设计的创造,需要实物真实的基础上的艺术真实。

  应该运用多种艺术手段,立体的、直观的、全方位的把陈列内容呈现在观众面前③。这种陈列设计应首先与观众的视觉产生联系,视觉器官作用于大脑,在心理上产生反映。即通过形象思维达到理性思维。如历史类陈列中表现原始人的生活。陈列设计者如果只运用石器、骨器、陶器、人骨或文字材料进行展出,观众难以形象的认识至今数千年的原始人的生活。某些博物馆采用了一些辅助手法帮助观众理解。他们为它配合使用了绘画、景观、景观箱、图解等形象化的手法,生动形象的再现历史的过去,使观众直观的看到原始人如何在山洞里生活并进行狩猎活动的。但是,客观上讲,观众的职业、年龄、文化素质水平各不相同,对陈列的心理反映与要求具有不同的表现。为了尽可能满足观众的视觉、听觉、嗅觉、触觉、味觉等要求,一些陈列设计者运用了绘画、沙盘、模形、景观、景观箱、多媒体图表等设计形式。这比单纯的物品陈列科学,合理了很多,更形象的展示了文物的相关情况。但是,在多数情况下,观众只是通过视觉参与对文物的认识,特别是在历史类陈列中,大多数文物被置于玻璃柜中,人的客观性仍然存在于文物之外。观众要认识文物,还得克服玻璃柜造成的距离感。当然,这是处于文物的安全考虑。而观众想理解的是文物的手感、使用情况、使用环境、使用条件等信息。从某种层面上讲,这也是造成今年来博物馆门庭冷落的原因之一。

  20世纪80年代初期,国际博物馆协会前执行委员、国际博物馆学委员会主席——日本学者鹤田总一郎就就开始致力于人(社会公众)与物(博物馆藏品)结合的研究。他认为:“以往的博物馆研究与工作太重视物了,所以我把人与物的结合研究作为重点问题提出。博物馆必须把对人的研究提到与物平等的水平上来。我们应该研究人如何利用物。”④他认为21世纪博物馆学主要是研究这个问题。20世纪90年代中期,国际博物馆学会前主席——瑞士学者马丁·施尔也认为:“应致力于研究人和物的关系,这点是最重要的”。他强调:“博物馆是为社会服务的机构,博物馆收藏实物是为服务社会。因此,博物馆应致力于研究人和物的关系”。博物馆的物是一种文化遗产,博物馆收藏它不是强调它的实用性,而是强调其意义。博物馆是物化的概念,物的博物馆化过程就是赋予物以意义的过程。博物馆的本质是社会需求的。由博物馆机构反映出来的是人与物的结合。或者说博物馆的本质是人与物的形象化⑤。